燕子回来了

  我家的蚕豆花开得正闹的时候,我所期盼的,我家的燕子也终于飞回来了。  那是上个星期五,也就是3月29日早上,我与往常一样开门去上班,两只燕子已停歇在我家阳台下的燕窝里,它们叽叽喳喳的欢鸣,好像为庆贺自己又胜利回到了旧时的家而欢唱。燕子是认家的,他们去年秋天从哪里飞出去,今年春天就会飞回哪里。
  去年初夏,它们精心营造的窝不幸掉落地下后,它们刚成年的孩子飞回来帮助它们重新建造了新窝。大概时间匆忙,或者小燕子尚无建窝的经验,所建的窝有点小,也许与它们的建筑标准还有些差距。这几天,两只燕子又频频飞进飞出,忙于给老窝装修,它们衔来泥草给老窝加固,加高,加大外沿。燕子是劳动模范,是捕捉害虫的能手。每天早上天微微亮,它们就飞离燕窝,外出觅食,到了傍晚天渐黑,才回窝休息。据科学观察记录,一只燕子在春夏几个月中就能捕食20多万只昆虫,它主要以蚊、蝇、飞蛾等昆虫为食,被誉为庄稼的卫士,人类的朋友。世界上现在有20多种燕子,中国有 4种,我们浙南常见的燕子是家燕,我家的燕子便是家燕。家燕体态娇小轻盈,头部下颌栗红色,头背部为发金属光辉的黑色,腹部乳白色,一对翅膀又窄又长,它的尾巴好像两把锋利的剪刀,飞行的速度很快,像一道黑色的闪电,一闪而过。燕子是典型的迁徙鸟,当萧瑟的秋风到来时他们便成群结队南迁越冬。它们有着惊人的记忆力,无论迁飞了多远,哪怕远隔千山万水,异国他乡,第二年春暖花开时,它们也能够凭着惊人的记忆力返回故乡,正所谓“年年此时燕归来”。燕子最喜欢接近人类,它们多以居民的室内房梁和墙角上做窝。我国人民世代有保护燕子的良好习惯,以家有燕子筑巢而引以为吉祥之事。中国历代诗人骚客也喜欢燕子,赞美燕子,《诗经·谷风》有“思为双飞燕,衔泥巢君屋”,《乐府诗集·杂曲歌辞十三·杨白花》有“秋去春还双燕子,愿衔杨花入窠里”,唐杜甫《绝句》之一“泥融飞燕子,沙暖睡鸳鸯”,唐韦应物《长安遇冯著》有“冥冥花正开,飏飏燕新乳”,宋陈与义《对酒》诗“是非衮衮书生老,岁月怱怱燕子回”,元杨维桢《次韵黄太痴艳体》有“仙人掌重初承露,燕子腰轻欲受风”句。最为口口相传的是,唐代诗人刘禹锡《乌衣巷》中“旧时王谢堂前燕,飞入寻常百姓家”,北宋词人晏殊《浣溪沙》中“无可奈何花落去,似曾相识燕归来”的咏燕名句,燕子已经成为中国传统文化中的一种现象。小孩子最喜欢燕子,我的女儿周延小时候最喜欢唱的就是《小燕子》这一首儿歌,“小燕子穿花衣,年年春天来这里。我问燕子你为啥来,燕子说这里的春天最美丽……”
  最近,我常为燕子担忧。由于人类破坏了生态环境,譬如农田滥用农药,昆虫减少,农药还直接威胁燕子的生命安全,甚至危害人类自身的食品安全;又譬如农村老式木结构建筑不断被拆除,新建的钢筋混凝土结构的房子平面光滑,使燕子无法做窝。我常为燕子祈祷,愿全世界的燕子食无忧,居有所,安居乐业,像为我们人类祈祷一样。 2013年4月5日 写于罗浮居