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小仙炖”陷纠纷,被指冒用生产资质,燕窝还要吃吗?

文/食品安全参考 ,洪广玉

大致情况是:小仙炖说委托佳明佳进行生产加工,且有委托协议,佳明佳说我都没人没设备,根本不存在委托加工的事实,所以你是冒用资质干了违法的事。不过,无论“小仙炖”燕窝是在谁生产出来的,一盏燕窝中的唾液酸含量甚至不如一个鸡蛋(10盏也不如),你确定还要继续吃燕窝?

因为章子怡 、陈数 、周鸿祎、吴晓波等人的投资或推荐,“小仙炖”主打即食燕窝,在近年内蹿红。不过,去年它陷入了和佳明佳公司的纠纷,近日进一步激化为公开指责。以下就是根据目前双方披露的材料,做点简单的梳理。

△小仙炖宣传图

目前来看,双方纠纷的要点在于,小仙炖与佳明佳到底仅是出租厂家还是正式的委托生产,如果仅是前者,小仙炖则涉嫌冒用生产资质问题。

一周前,佳明佳在官方公众号上发明了一则声音,声称虽然和小仙炖签署了合作协议,但该协议明确“燕窝生产资质由乙方自行办理”,声明中认为,佳明佳在停业期间不可能代为生产燕窝,因为无员工、无设备也未采购过原料。而小仙炖自行组织生产的情况下,即一直对外声称委托佳明佳生产,并使用了佳明佳的食品生产许可证信息。声明表示已多次要求小仙炖停止生产,此后诉诸法庭。

该声明发出后,小仙炖发布回应声明,称和佳明佳签署有正式的委托生产加工合同,并向佳明佳支付了加工费用,并协助佳明佳办理了燕窝生产资质。

6月15日,佳明佳再次声明,小仙炖没有解释“燕窝到底是谁生产的”这一核心问题,而且表示小仙炖并未支付加工费。

不过,可能是文字声明不够份量,随着争议升级,双方又私下晒出了协议。

比如,下面是双方最初的合作协议,其中能看出确实只是出租厂房。小仙炖则出示了“委托加工协议”。

△双方的补充合作协议

△委托加工协议(第1页)

佳明佳相关人员还放出了勒令小仙炖停止生产的小视频。

很显然,上面的各种信息看起来是有矛盾的,下面是我个人的一点看法:

1、较有可能的情况是,双方确实签了一个委托加工协议,但并不存在委托加工的事实,否则无法解释佳明佳在没有工人和设备的情况如何生产的问题,也解释不了佳明佳为何要“勒令自己的工人停止生产”。

2、当初的委托加工协议是如何签订的情况不明,不排除佳明佳有“内鬼”,协议是否有法律效力待判定。

3、在未有委托加工事实的基础上,小仙炖利用佳明佳进行的一系列后续操作是否违法,有待监管部门认定。

4、佳明佳认为小仙炖侵权,但侵权时间如此之久,佳明佳此前的管理人员是否默许(或有隐情),同样有待查清。

当然,小仙炖的客服在回答客户咨询时不知道是出于面子还是如何,直接否认了“委托加工”,说是“自己的工厂”。

△消费者咨询截图

说完了小仙炖的闹剧,再来谈谈要不要吃燕窝的问题。首先我要说,吃任何食品都是个人选择,别人也无权干涉。我们谈的仅仅是“吃燕窝有没有商家所宣称的美容或滋补效果”这个科学问题。在这个问题上,章子怡、周鸿祎虽然是公众人物,但他们也是外行,他们的观点不具参考价值。

那么,营养学界是怎么看的呢?首先,中国公民最应参照的《中国居民膳食指南》中没有任何对燕窝的推荐,不管是对于孕妇还是其它人群,均推荐补充燕窝的内容,所以,燕窝从未得到过营养学界的认可。

知名营养科普专家、中国农大副教授范志红则认为,燕窝美白无证据,她本人也不吃燕窝,孕妇的饮食需要的是日常食物的合理搭配。

△范志红微博截图

有些消费者可能会认为,厂商宣称燕窝中有“唾液酸”“表皮生长因子”等神奇物质,难道是假的吗?

唾液酸虽然是人体需要的营养素,这些物质并不稀奇,在母乳、牛奶、鸡蛋中普遍存在,如果是婴幼儿,母乳喂养或者喝配方奶婴儿都可以补充足够的唾液酸,无需额外吃补品;如果你想特别摄入唾液酸,那么喝牛奶吃鸡蛋也可以,比如鸡蛋中唾液酸的平均含量一般为27.0μg/mg 左右,蛋黄中唾液酸含量最可高达到205μg/mg,换算可知,平均一个50克的鸡蛋就有1.35克唾液酸,抵得上10克干燕窝中的唾液酸了,但是10克干燕窝需要数百元!这性价比差得也太多了。

△论文资料,《唾液酸的生物活性及其在乳品中分布》

更不用说,包括小仙炖在内的这些所谓“鲜炖燕窝”,每100克“炖好的”成品中仅有唾液酸0.1克,一天吃十盏“鲜炖燕窝”居然不如吃一个鸡蛋!

至于表皮生长因子这类物质,到了肚子里都消化分解成氨基酸了,不会有活性,也不存在什么神奇功效。

你每天花数百元吃的燕窝,其实吃的只是一个心理安慰罢了。

(文中配图来自网络)